Xiahefan's Posts

印象重庆

2018-06-26 西安

(1) 火锅

重庆同学告诉我们,“地道的火锅店,总藏在不起眼的小巷里”。得了“真传”的我们,来重庆之前就商量着去某个寻常小巷找寻地道的火锅。但当我们真的来到重庆,却陷入了迷茫——这里的火锅店实在太多了。从我们下榻的宾馆到街口,不到两百米的短巷子里,足足有六七家火锅店。在重庆湿热的中午走过街道,四处飘来的麻辣香气肆意勾引着你的味蕾,令人垂涎。欲寻真正之“地道”,着实是一件要花费些许功夫的难事。

重庆,是一座令人“惊喜”的城市。就像火锅店,虽然在来重庆之前就听说重庆人爱吃火锅,但真的来到这里还是令我格外惊讶。

满街的火锅店——这就是我对重庆的第一印象。

我们索性随便走进一家火锅店。不一会,“九宫格”中的辣椒红油就已经翻腾滚滚,充满辣味的热气蒸腾而起,我们的头上也渗出了汗滴。火锅本来就是一种相对“简单”的饮食——像重庆火锅里的食材——毛肚、鸭肠、耗儿鱼、牛鞭、猪血,还是土豆片、莴笋等蔬菜——没有什么讲究,放到锅里涮熟了就能吃。而重庆火锅就更加简单了,眼望去锅里只有红油和辣椒,料碗也只是香油和蒜泥拌在一起的“油碟”。

当然,重庆火锅有其“不简单”的一面。用朋友的话说,重庆的火锅甚是“凶猛”,就像行走江湖的巴人,性情洒脱,放荡不羁,这火锅也便成了“江湖菜”,“麻”和“辣”是其主旋律。我起初不太信——我在陕西算很能吃辣的了——但重庆火锅的辣依然让我有些吃不消。和我同行的还有一位来自福建的姑娘,就更加受不了了。

围坐的是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朋友,无论是吃得了辣的还是吃不了辣的,现在都呼哧着嘴巴,享受着“狂野”的美味。我们侃侃天、开开玩笑,品评着家乡菜和当地饮食,聊聊自己的见闻和感受。这家稍显破旧的火锅店,寄托着大家幸福的心情。

(2) 夜

重庆之夜美得浪漫而放纵,璀璨又温情。

无论是在繁华的洪崖洞景区或是解放碑广场,还是略显偏僻的窄道小巷,地上随处可见的“野广告”或许是这一点的间接证明。第一天晚上我们回宾馆的路上,大概路过重庆威斯汀酒店,一个带着深色头盔的“骑士”,骑着一辆小摩托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撒了甩下一把纸片。我们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——原来他正在发“小广告”。我们也有些“为止感叹”了——这真不愧是一种“聪明”的方式,即保证了效率,又不容易被抓到。有人说夜生活直接反映了一个地方的生活品质。这话我想不假,毕竟在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,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灵享受寄托在夜晚。也只有在夜晚,我们才能静下心来寻回属于自己的本真,放纵自己的欲望。而重庆之夜或许就是这样一个令人舒心的放纵之所吧。

重庆之夜还美在那迷人的江景。沿着南岸的沿江小路慢慢踱步,放眼望去,江中披着灯光的游船在江中划出斑点浪花,对岸林立的高楼弥红闪烁。江风吹过面颊,和着街头艺人轻快的吉他弹唱,自己仿佛就沉浸在着迷人的夜色之中了。

重庆的江景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——不似往常城市通常给人的冷冰冰的印象,像上海陆家嘴的高楼,令人望而生畏、敬而远之——而恰恰相反,重庆夜晚流光溢彩的天际线却给人一种温情的感觉。就像重庆当地并不算很高的物价,给人一种格外的亲切感。细细想想,可能是因为重庆是内陆城市的缘故吧,好比头脑精明但性情和善的中年男性,比沿海城市稳重、又不乏开明和文艺——这恰恰是我喜欢的感觉。

(3) 山

地势起伏不平,是另一个令我惊讶又痛苦的地方。重庆的“山城”别称真不是徒有虚名。第一天下午,从“网红车站”出来,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临时起意去鹅岭公园转一转。百度地图上一查只有几百米嘛,算的了什么。可谁知这一走就是两个小时。先是一段不算平缓的上坡——路边的牌子称其“三层马路”——然后干脆就像是爬山一样的阶梯。时值重庆的夏天,天气湿热,加上令人懊恼的蚊子,令人痛不欲生。第二天从湖广会馆出来想要走回宾馆,感觉像是爬了一次山。要是只是这样也便罢了,但当我们气喘吁吁,精疲力竭之时,一名重庆老妇人却步履稳健的走从我们身旁走过。有些自愧,又不禁感叹,“山城”重庆起伏的地貌造就了他们强健的身体,反过来想这也是一个优点呀。

重庆起伏的地势还有一个“优势”,那就是当你精疲力竭之时,那些隐藏在重庆浓密山林间的风景人情,会格外的令人感到不虚此行。就像鹅岭树丛间的小艺术区,隐藏在破败的民宅当中,却赶超着流行,别有一番小资气息。经营当地一家服装店的人告诉我,最初这里是破旧的村庄。当地的一名艺术家想要振兴当地的经济,便建立了这样一个艺术区,当地的许多手艺人因此找到了工作。还有在湖广会馆赤足写着草书的老者,见到我们,用遒劲雄浑的声音告诉我们,“2006年,江泽民在这里看过戏!”,他的声音中充满着自豪和对这片土地的热爱。同行的一名同学告诉他我们来自交大,江老是我们的老学长。他就更兴奋了,“那就上去看看吧,合张影沾沾灵气!”听着他的声音,我们感叹异常。

(4) 离开

短短的两天时间,我没有办法对重庆有更加深入的了解,但除了湿热的天气,起伏到令人痛心的地形,我大抵还是非常喜爱这座城市的。就算我生活了5年的西安,我还是“深居简出”,对西安的体会也只是停留在表面——不像随性的一个西安本地妹子对西安可以说是了如执掌;甚至一个来自浙江的“浪子”,也能说出西安哪几家酒吧比较好,那些馆子比较地道——只能停留在“三秦套餐”、兵马俑这样认识的我要说能对重庆有多深的了解未免令人笑话。

第三天早晨,再一次乘着号称“亚洲第二长”的扶梯从两路口地铁站下来,冒着稀稀拉拉的小雨中,我们踏上了归途。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,但就是这样一个对我来说“表面”的重庆,依然令人流连忘返。

HomePage